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驱逐华为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0-01-14 23:36:57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第一个年头,华为就远赴重洋来到美国,在科技公司扎堆的得克萨斯州安营扎寨,设下了在美国的第一个分支机构。

华为稳扎稳打地打拼了十余年。但足够的耐心并没有换来“敲门砖”,时至今天,华为仍然没拿到美国市场的“绿卡”。

当地时间10月8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一份调查报告,称美国应禁止中国两大电信设备商华为和中兴参与建立美国全国性应急网络建设,原因是这两家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当即通过官方网站发表声明,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和强烈反对,称“美国国会有关委员会的这份调查报告仅凭主观猜忌和不实依据,就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国进行无端指控”,将排斥中国企业在美开展正常经营和正常竞争。

华为遭受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指责

去年2月,美国国会就已开始对华为和中兴进行调查,以确定它们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威胁到了美国安全。

11月,华盛顿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对华为、中兴增加调查力度。众议院小组宣布,正在调查在美中国电信设备商是否为中国间谍活动提供机会、危及美国的电信基础设施。

今年6月12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和委员罗普斯博格致信华为和中兴,要求提供包括合同、来自中国政府的资金以及在美业务等细节。并在第二天发布消息,表示仍然对“华为、中兴在美国电信基础设施领域的扩张,所引发的国家安全威胁担忧”,并称必须在华为、中兴进一步扩大美国市场前,弄清楚真相。

从这封已经被公开的信件中可以得知,情报委员会的一些工作人员曾经于今年2月23日和5月23日,分别在深圳和香港会见了几位华为高管。

在调查进行一年多以后,9月13日上午10点,由美国众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组织、主席罗杰斯主持的听证会,在在美国众议院举行。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在美国国会面临此类听证。

为期3个小时的听证会上,华为和中兴正面“迎战”美国议员,就所谓“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调查接受质询。

华为面临的最主要指控之一,是如果美国政府允许它为AT&T和Verizon等运营商建设网络,它有可能会在软硬件中留下后门,如此一来,它在中国的朋友们,就会利用这些后门攻入数据库,或在战时关闭网络。

与此相关,跟很多中国企业一样,华为内部设有“神秘”的党委。美国安全机构据此猜测,它与政府安全部门、军队之间存在着某种秘密的联系,并得到这些机构的扶持。

10月8日,该情报委员会的报告中重复了上述指控,称华为和中兴公司是中国政府的代理人,花费数十亿美元研发经费和数千名雇员的力量,只为刺探美国的情报,却没有给这些“近乎荒谬”的不法活动任何直接证据,报告也没有全文公开。

14日,面对华为给出合理解释的诉请,美国商务部官员透露,由于事涉“国家安全”,因此不可以在任何公开场合对此事展开分析、讨论。

“报告的惟一目的,就是阻挠中国ICT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报告出台后,各大媒体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了美国网络电信公司思科系统公司华为在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

11日,《华盛顿邮报》以“竞争对手推动对其审查”为题,剖析思科公司在这场闹剧中扮演的角色。

一位熟悉思科销售战略的匿名人士向《华盛顿邮报》透露,去年9月,思科公司曾在业界广泛散发一份名为《华为与国家安全》的文件,鼓动美企不要和华为合作。在这篇长达7页的文件中,思科公司称“对华为的恐惧正在全球散播,华为难以脱离其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政府的关系”。在此之后,多家美国企业“排队”游说美国国会山,要求加强审查。

美国加特纳研究公司副总裁马克·法比表示,华为始终未能进入美国市场,“主要是政治原因,说客们非常努力地为其制造障碍。”

这与华为美国在其声明中所指不谋而合:“我们不得不怀疑,这样一个报告的惟一目的,就是阻碍竞争、阻挠来自中国的ICT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思科从未回避过对华为的关注,其CEO曾将华为看作是“最大的长期威胁”,说它“常常不按规则出牌”。而华为的成绩也的确耀眼,去年财报显示,其销售总收入达324亿美元,同比增长11.7%;今年上半年达到162亿美元,仅就销售额来讲,华为已经超过爱立信。

这些数字也许能够道出美国公司的担忧。

从去年11月开始,华为也一直在加紧“游说”美国政客的努力,力图缓解安全和贸易保护主义者们的担忧。

为此,华为已经聘请了6家游说公司,花了 82万美元的游说费用,比去年高了4倍还多;游说者中,还包括一位前参议院议员,两名经验丰富的共和党竞选助手和一名前任民主党办公厅主任。

但中国企业来美的时间毕竟太短,游说公司与美国本土大企业有着多年的合作,大部分交易可能只需要一个酒会就谈妥了,中国企业却很难进入这个体系。

以思科为例,雇佣7家专业机构、35名游说人为其工作,去年花费的游说费用高达280万美元,今年也已经花了121万美元的游说金额在电脑网络行业,而且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中拥有投资。

无论是企业的“耳旁风”,还是选票的走向,都难免影响政府的决策。正是这些“非技术因素”不遗余力地设置障碍,华为进入美国的路才会走得如此步步艰难。

漫漫十年路,赚不来一张美国“绿卡”

2001年,中国加入WTO的第一个年头,华为就远赴重洋来到美国,在科技公司扎堆的得克萨斯州安营扎寨,设下了在美国的第一个分支机构。

像觊觎其他海外市场一样,华为选择了循序渐进的“三步走”战略,稳扎稳打地打拼了十余年。但足够的耐心并没有换来“敲门砖”,时至今天,华为仍然没拿到美国市场的“绿卡”,相反,却被排除在美国主流运营商的网络基础设施门外,其在美商业交易也屡屡受阻。

来自美国政府的刁难并非偶然。2007年,华为联合背景雄厚的贝恩资本,联合竞购3COM公司,被美国政府阻止;2010年,华为竞购2Wire公司、摩托罗拉移动网络部门未获批准;同年秋季,美国运营商Sprint Nextel为其网络升级招标,本能以价格优势中标的华为,却在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和商务部长骆家辉的干预下,痛失大订单;去年,又因安全调查,被迫放弃收购美国技术开发商3Leaf Systems。

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曾在去年2月向美国政府发出的公开信中,将所有的“误解”进行了一一总结:与军队有密切联系、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在“国家安全”的大旗下,政治因素和商业利益一拍即合,这几乎成了美国政府设阻和竞争对手“下绊子”时,屡试不爽的借口。

美国应该向华为敞开大门

10月12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美国应向华为敞开大门》,指责华盛顿对中国电信设备供应商的严苛。

“(美国的所作所为)好像我们仍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电信网络是由AT&T、法国电信以及英国电信这样的国家垄断企业建设的,所有外来厂商都被拒之门外。但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并非如此。”

进军美国市场,华为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上市圈钱,更重要的是4G网络这块巨大蛋糕的诱惑。如果错过这场盛宴,损失的不光是眼下的利益,还有未来的竞争力。

何况,美国市场在全球电信业市场中的地位至关重要,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都在盯着美国对华为的审查结果和态度。尽管目前在美销售额占营业收入总额比重并不高,但一旦被贴上“威胁国家安全”的标签,多年来营业收入中海外收入占比一直在70%以上的华为,面临的损失可想而知。

但对于华为来说,这些影响虽然巨大却不致命,凭借价格优势和市场竞争,迟早可以重返美国市场。

美国投资公司伯恩斯坦则向《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表示担忧,因为对思科等美国公司来说,中国是一个重要市场,如果中国政府采取报复措施,如拒绝购买美国的网络设施,在新的电信基础设施投标工程给美国公司设置门槛,将会给美国公司带来沉重打击。

对美国消费者最有利的选择,是允许华为和中兴进入美国市场的同时采取防范措施,伯恩斯坦公司这样认为。美国可以要求华为在伦敦或纽约上市,以明晰所有权结构;可以要求它将技术提交给美国国家安全局;可以像对待防务公司那样要求其美国分部与公司其余部分分开经营;甚至可以要求它解散党委。而美国不应该做的是,将华为拒之门外。

名医汇

名医汇

在线预约挂号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