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0后女孩网恋被骗130万元嫌疑人已落网

发布时间:2020-06-29 19:06:50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承德新闻网5月22日讯(记者 尉迟国立 通讯员 王玉博)在云南上大学的滦平80后女孩,在网络上认识了一个自称是承德围场的老乡,两人越聊越投机感情升温并见了面。这个男人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生子的事实,欺骗这名八零后女大学生,成了她的男朋友。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不断的以各种理由向女大学生和家里“借钱”,两年多的时间里,共骗得女大学生及其家里130余万元。

网上认识老乡成“朋友”

小美(化名)是河北省滦平县人,今年22岁,1989年出生的小美个子有近一米七,身材苗条长样娇好。200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位于云南省昆明市的大学艺术学院。2010年5月份,小美闲来无事上网时通过QQ聊天认识了一个自称是河北围场的男子。这名男子自称姓王,现在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正式职工,单身一人还没有结婚,现在剧组正在云南拍电影,在烟火组工作。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遥远的异乡能见到老乡,这让没有出过远门的小美对王某陡然增添了几分好感。涉事不深的小美便信以为真,见了几次面后并到王某工作的剧组实地看了看,随后二人便很快成了朋友,并发生了两性关系。

实际上,王某要比小美大好几岁,今年已经31岁了,且早已结婚生子。案发后,王某交待其出生地的确是河北围场满族自治县,1999年至2001年曾在云南当兵,2008年招亲到河北涿州定居。过了两年安生日子后于2010年外出打工。

王某考虑到自己在云南当过兵且有战友便又回到了云南,可是找工作又不好找,最后只好在一个剧组里放烟火靠点微薄工资度日。

以母亲被抓为由骗钱

王某经常去学校找小美,二人便交往了起来。“八一电影制片厂要我填转正表,需要给烟火组张主任送点礼,你先借我点钱。”二人认识没有多长时间,王某便开始向小美“借钱”。善良的小美从银行取出来6000元钱交到了王某手里。

2010年6月30日下午,小美在滦平的母亲邢某给她打电话问近况,正在通话的过程中,王某接过电话对邢某说,他的手机、钱包、银行卡等丢了,手里又没有多少钱,问其能不能先借一些钱给他买电话。邢某问需要多少钱,当时王某说要4000元。接完电话后,邢某便到银行将4000元打到了小美的卡上。

过了十多天,王某直接给小美母亲邢某打电话借钱。“我当时问他小美呢,他说在上课,我问他又借钱干什么,他说东西丢了,家里也没有给他汇钱,他说需要买东西挺急的。”邢某也没有细问,就问王某需要多少,王某说要5000元,“我觉得钱不多就同意了,将钱打到了小美的卡上。”

2010年8月份,王某又突然找到了小美,对她说父母来昆明看他,结果被查出来带有毒品被警察扣留了,“缉毒警察刚给我打电话,让我想办法尽快解救我妈妈。我找战友借钱也没有借着啊。”王某言辞肯切,露出一幅着急的样子。

“我也没有钱啊!”小美一听也很着急,“我给你想想办法吧。”小美于是给滦平的母亲打去电话,向她求救。

母亲邢某一听马上就信了。但手头没有那么多钱,便只好给打过去了3.6万元钱。

2010年8月下旬,小美放暑假回到了家,王某也跟着一起来到了滦平县,王某也认识了小美家的亲戚朋友。在滦平县呆了四五天后,小美和王某一起回到了昆明。

在滦平期间,邢某问王某父母的事情解决了没有,“事情还在办着呢,还需要疏通一下关系。”王某说,自己父亲以前开饭店,母亲当过老师后来和父亲一起开饭店。

“家里条件这么好,怎么还和我们借钱?”邢某提出了疑问。当时王某说他在承德市里有一套房子,单位马上要在北京建家属楼,他想买一套房子,钱都在其母亲的卡上,母亲出事后银行卡在公安机关扣着支不出来。邢某见这样解释也“合情合理”便没有在深究。

王某和小美返回云南四五天后,王某又给小美的母亲打来电话说,案子已经到法院了,只要交12万元人就可以出来了,“人放出来了,我就能把钱还上,咱们还能一起过八月十五。”同时,王某称他手里已有2万元了,还差10万元,“你帮着想想办法凑点钱。”

邢某一想只有把事情解决了,而且借出去的钱又能马上还上,便到滦平银行将10万元钱直接打到了王某的银行卡上。

两年多共骗得130余万元

就这样,一开始王某还通过小美与其母联系,后来发展到王某直接打电话与小美母亲联系。一开始其编造的理由围绕着其母被云南警察扣留进行:前几天说案子到法院了,需要和法院疏通关系,需要10万元,过几天又说公安厅长盯着这事需要给厅长送礼,得通过厅长秘书送礼,需要十万元。过一段时间又说厅长还盯着这件事不放,得直接给他送礼……王某以其母被抓为由前后骗得数十万元。善良的小美一家人,每次王某给她们打电话借钱都会欣然同意,有时甚至借钱也要“帮”他。

2011年6月中旬,王某给小美打电话说他上班晚,没有资格买房子,烟火组的张主任跟总政治部的副部长认识,副部长要是答应帮忙,他能管着制片厂的厂长和政委,就能把房产证办下来,为此得给副部长送礼。于是,王某又给小美的母亲打电话借钱。

在北京买房子是件大事,邢某很支持,但手头没有那么多钱,便从小美叔叔家借了8万元,加上自己手头的2万元一并给王某打了过去。

过了半个月,王某又谎称上次的事办好了,但还需要2万元办理房产证,便又从小美母亲手里“借”了2万元。

不仅如此,王某有时还谎称自己借高利贷或借同事的钱还不上,也要向小美家里借钱。而每次小美或是其母都给他寄过钱去。记者在询问笔录中看到,有时一个月内王某就要向小美女的母亲“借”两次钱,每次都要万元以上。

频繁的借钱也引起了小美家人的怀疑,他们要求王某赶紧还钱。为了能再次从小美家人手中骗到钱,王某便谎称要卖掉北京的房子还钱,可卖房子需要支付公正费、交房产税等,还得需要经过后勤部盖章,需要请后勤部的人员吃饭送礼,总之是变着法儿向小美家里“借”钱。

两年多的时间里,王某以各种理由分二三十次向小美家“借款”,“借款”数额从数千、一万、两万、五万甚至十万不等,总数共计高达130余万元。

只想着骗钱花花

眼见王某越借越多,且没有还钱的意思,小美家人坐不住了,今年3月份便偷偷的来到北京展开调查。当他们来到王某所说的在北京买房子的地点后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生活小区,也不存在什么房子。小美家人一下子傻了眼。今年3月17日,小美的亲戚向警方报了案。

滦平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后,鉴于被骗数额巨大,高度重视此案,抽调专人进行侦破。办案民警得知王某还不知道小美家人已报案,便决定“请君入瓮”。一方面让小美家人继续与王某联系,一方面加强布控。

小美家人给王某打去电话说,给他准备好钱了让他去滦平拿。王某喜滋滋的来到滦平,等待他的不是钱,而是一幅冰冷的手铐。目前,王某以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

王某“借”了这么多钱却从来没有打过借条,后来小美家人向王某要钱,王某给小美家中打过几张借条。小美家中让王某还钱时,王开始说承德市里有一套楼房可以用这套房子顶帐,后来又找各种理由没有转成,而小美家里人也从没有看过王某在市里有房子。后来王某又说把北京的房子卖了还借小美家的钱,小美家人让王某领他们一起去北京看房子,王某又以各种理由推脱。

实际上,小美家并没有那么多钱,王某便让小美母亲到外面去借,结果导致小美家先后从亲戚朋友处借了四十多万元外帐。

当办案民警向王某追查130多万的去向时,王某告诉民警这些钱全被他挥霍了。“经常出入租打豪华车,一身的名牌服装,用着高档的苹果手机,一天的消费至少要二三千元。”办案民警说,王某交待,他因为没有在昆明找到工作,认识小美后便想骗钱花。

小美的母亲向警方透露,2010年5月份,小美给她打来电话说,在云南交了一个男朋友,是围场县人,在八一制片厂烟火组上班,其后王某也和小美母亲通过话,说了一下个人、家庭条件,他说自己在家是独生子,属牛的,未婚,刚刚转正,一个月一万五千元工资,“当时觉得小伙子各方面条件不错就让两人先处着对象,并没有详细核实他的身份。”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王某的骗术并不高明,但却屡屡得手,这着实让人深思,除了小美涉事不深上当受骗外,嫌疑人充分利用了受害人的善良本性,一而再再而三的骗钱。

手机回国看视频

海外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华人如何看内地视频

海外华人看国内视频